« 返回前頁列印

2018年11月8日

後不變期 余家強

高情千古連城訣 爭信金庸拜路塵

放大圖片
今年值逢古龍八十冥壽,我早在某報寫過一系列武俠小說的集體回憶,近日金庸仙逝,讀者問我何事不寫「諛墓文」?朋友,茲事體大,需要時間沉澱。金庸既為一代士林所宗,下筆更不宜一味阿諛奉承,清心直說,方是對大俠的尊重,所謂俠不忌犯禁也。 說到沉澱,霍驚覺(實為著名影評人岑朗天)於1990年出版《金學大沉澱》,即遭文壇圍攻,可見談金之書雖多,稍有逆耳者,寸步難行。   人性醜惡入木三分 言歸正傳,《連城訣》在金庸諸作中知名度較低,篇幅亦短,但刻畫人性醜惡入木三分,結局高潮猶如末世圖卷: 一搶奪,便不免鬥毆。於是有人打勝了,有人流血,有人死了。這些人愈鬥愈厲害,有人突然間撲到金佛,抱住了佛像狂咬,有的人 ...

(節錄)全文共1024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