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8年10月6日

蘭開夏道 王迪詩

女人為何這麼絕?

那天去飲茶,見隔離枱坐滿一圍六七十歲的客人,其中一個阿伯興高采烈地拿起菠蘿叉燒餐包,正準備放進嘴裏之際,身旁大概是他老婆的婦人冷冷地吐出五個字:「想死咪食囉。」其他人都聽見了,阿伯很尷尬,拿着那個餐包不知如何是好,眼神空洞,無言。 條氣唔順 當然,這婦人大概是為丈夫的健康着想,但那可以有很多種表達方式。她明明可以不用講得這麼絕,卻偏要絕。我把這件小事告訴Katie,她說:「哈!那個阿伯肯定好爛滾,欠了老婆,於心有愧,在生活小節上才不敢辯駁啊。」兩個人相處,若不能自然地將對方的缺點看成優點,那在日常生活中必然會有很多「條氣唔順」的地方,積怨日深,到了臨界點就會爆發一場狠鬥;就像飛虎隊全副武裝潛伏 ...

(節錄)全文共137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