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8年10月4日

林行止專欄 林行止

目能見睫不自明 下流日漫夠荒唐

甲、 錢穆《國史大綱》第十六章〈南方王朝之消沉〉,說「梁武帝父子最好文學、玄談」,時人怨他們父子「愛小人而疏士大夫」;時賢顏之推譏之為「眼不能自見其睫」,喻蕭氏一門(梁武帝〔蕭衍,五○二─五四九在位〕、文帝〔綱,五五○─五五一〕、元帝〔繹,五五二─五五四〕及敬帝〔方智,五五五─五五七〕)皆好舞文弄墨、尚空談,無知人之明,荒於朝政;元帝時顏氏任散騎侍郎,「奏舍人事、奉命校書」,用李敖的話,是「管理中央的圖書」。元帝蕭繹「性喜文學」,當其被西魏打敗時,「盡燒圖書,蹈火自焚」,不把藏書留給仇敵,一把火與書偕亡。惜書如此,後無來者。顏之推「被擄後出逃」北齊,後隋太子楊勇召為學士,「甚見禮重,尋以疾終。 ...

(節錄)全文共367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