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8年9月22日

花都拈花 高潔

手風琴她是皇后

太熱了,盡量少搭地鐵。還挺想念車廂迴盪的手風琴旋律。那麼輕快,教人幾分鐘內暫忘擠迫燠熱人氣。 地鐵車廂賣藝人。我只甘願把錢給兩種音樂:上乘爵士樂與手風琴。全世界影視拍到法蘭西浪漫,總愛來段手風琴。法國喜劇《天使愛美麗》,乾脆全片配樂用它,而且是一種風格特殊的拉法,很蒙馬特。其實在本尊巴黎,你在地鐵車廂聽到最法國化的曲目,大抵不出《巴黎天空下》、《玫瑰色人生》。餘者90%是俄羅斯風《黑眼睛》、《多瑙河之波》、《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拉手風琴的江湖客,好像約定了似的。他們伸過來白膠杯要賞錢時,我無數次嘗試用法文打聽:「您是俄國人嗎?」十之八九含糊以對,要不就裝作聽不懂。觀察他們的風塵僕僕的衣衫, ...

(節錄)全文共74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