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8年9月1日

建築思話 林禮信

社區活化不重建

進行城市更新時,沿用多年的方法是把整區舊樓拆卸、把居民一舉遷走。此舉的問題有二: 一、這會一手摧毀日積月累的鄰里關係,衝擊小本生意的營商環境。先有土地發展局收地興建中環中心,把原本售賣化工原料及布衣的商舖逼遷;及後市建局重建灣仔利東街一帶唐樓,老字號負擔不了新舖租金,歷史文化特色便淪為虛有口號。 近年港鐵延線,令港島西區的舖租不斷飆升,平民式小店由中高檔的酒吧和餐廳取代;土瓜灣、馬頭圍現在又面對同樣命運。 綜觀多年,只得朗豪坊項目雖然把雀鳥街市逼遷至花墟旁,但至少還是保存了小販的生計和雀鳥街的文化特色。 二、樓宇拆卸遷移的成本日漸高昂。唐樓面積有限,把一整列拆卸合併地皮重建,以前較易回本,可是 ...

(節錄)全文共185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