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8年8月2日

毋枉管 張總

嚴峻的時刻

基辛格說:「我認為特朗普可能是歷史上不時出現的,那些標誌着一個時代的結束,亦迫使一個時代拋棄舊有的偽裝的人物之一。」 基辛格沒有讀過紅樓夢,不知道300年前,曹雪芹已借賈雨村之口,評了世間人物:「天地生人,除大仁大惡,餘者皆無大異,若大仁者則應運而生,大惡者應劫而生,運生世治,刼生世危。」「大仁者修治天下,大惡者擾亂天下。」「天地之正氣,仁者之所柔也,天地之邪氣惡者之所秉也。」「正之容邪,邪復妒正。」這幾段話,清楚明白,誰是堯舜,誰是桀紂。 中國歷史很分明的,所以世界處於非常嚴峻的時期,表面上又失業率超低,股市大旺,地緣政治上,昨日之友,今日之亂,明日又可以成為夥伴,昨日之亂,今日又可以成為盟 ...

(節錄)全文共60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