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8年8月2日

鈴感日記 金鈴

不能「講少兩句」?

昨天和數位前工作崗位的同事吃飯,談起一位上司。她年方四十七,身居如今高位已經五年。但我的同事卻說,她仍然像初時升級那般,每天深夜才離開醫院,有時甚至凌晨兩三時還在辦公室。我聽着覺得奇怪:若上任初期,她不習慣新崗位,猶勉強說得過去。怎麼會到現在仍然拋夫棄女在家?我認識另一位在其他地方,擔當同一崗位的人,她工作同樣繁重,卻不見得要經年累月早出晚歸。細問之下,舊同事紛紛轉述,據旁人觀察所得,她做兩張presentation花了大半天,又吃零食又找人閒談,「講少兩句都做完啦!」 我聽着聽着,再回想以往和她共事的情況。忽然,腦海飄浮這個名字: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ADHD患者並非只有兒童,約2. ...

(節錄)全文共621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