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8年7月30日

藝文評論 劉偉霖

布景實為生命體

放大圖片
克利夫蘭樂團在Franz Welser-Most的帶領下,於克利夫蘭及維也納完成貝多芬交響曲全集後,將全套曲目帶到東京三得利音樂廳,以6天時間奏完,分成5場。可惜最後一場《第九》和同一場地的貝多芬弦樂四重奏全集撞期,所以打消看交響曲全集的念頭。 最後只看了第四場,6月6日的《第二》及《田園》。入場後見到約二三百個空座,就當平均賣剩200張票,每張票平均2000港元,5場一共少做200萬港元生意。邀請外隊演出的風險不少,香港樂迷可別小覷。 Welser-Most在《第二》排出了50人弦樂,木管沒有加倍,也一如筆者預期,指揮採取較浪漫派的方式,速度稍慢,聲音較厚,全曲大約奏了35分鐘。Welser ...

(節錄)全文共108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