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8年7月19日

毋枉管 張總

讀歷史看文化分別

中美貿易戰之際,再讀錢穆舊作,不禁想到中西文化歷史鴻溝之大。西方人重事功,崇拜當代傑出人物,諸如馬其頓的亞歷山大、法國的拿破崙,至於是否「一將功成萬骨枯」,製造大量人間悲劇,在所不計。所以西方人只自封閉於其所處時代,「一意盡力,爭雄爭長,競權競利,而忘棄了前代,犧牲了後代,徒快當前」。但此時代「縱極燦爛光明,亦必曇花一現」,一旦歷史命脈中斷,人物的價值亦告消滅。所以讀歷史要知道歷史命脈在誰手中,亞歷山大和拿破崙在他們的時代是「震爍一世,傲視千古」,在歷史上亦不外是悲劇製造者。 中國人「重在人,不在事」,事功不是首要,人之可貴在其品德,不在其事業。而德性是古今人所「共通俱有」,最高最富的德性才是 ...

(節錄)全文共59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