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8年7月11日

此時此刻 劉健威

至樂樓書畫

藝術終竟是抽象的,物質只是寄體——看過一些好的藝術品,感覺永存心中,實在不必擁有。 一九七五年參觀中大文物館舉辦《至樂樓藏明遺民書畫》,記憶永留心中。明遺民,就是明朝覆亡之後,一眾士大夫不屑仕清,但又挽天無力,於是寄情書畫,以紓鬱懣之情;當中,包括石濤、朱耷、漸江、梅清、鄺露諸人,他們的書畫,或沉鬱、或曠遠、或深邃,清逸之氣氤氳於紙絹之上,如清風明月,映照千古、洗滌人心,構成藝術史上罕有的奇葩。政治短暫,藝術永恒,此亦一證。 那時我對藝術尚懵懂,這展覽於我啟發甚深,引向藝術無窮探索之路,人生亦因而改變。 這批書畫是何耀光先生的藏品。何先生於宋元明清書畫都有收藏,但最是獨特的,無過於這批明遺民作 ...

(節錄)全文共64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