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8年7月10日

藝文評論 黃獎

親情也是偷來的

放大圖片
是枝裕和導演的戲,往往在平凡細節中見人情,適宜靜心欣賞。不過,《小偷家族》雖然用一個大都市小人物,貧窮人生相濡以沫的開場,但觀眾很快便發覺有許多蛛絲馬跡,戲中一家人的關係,不是想像中簡單,中段開始更瀰漫着一種懸疑氣氛。 故事由男主角Lily Franky在街角遇到受虐女童開始,他一片好心收留女童,當然也同時承受嫌疑拐帶的風險。問題再嚴重一點,他因為家貧,常和小兒子四出偷竊幫補生計,順理成章,也開始訓練女童,加入他們的小偷生涯。東窗事發之後,警察問他教小孩子去偷東西,有沒有羞恥心?他答:「我只懂這個,沒有別的東西可以教他們。」 很悲哀嗎?也不盡然!這個窮爸爸似乎並不在意自己的不幸,反而用自己的方 ...

(節錄)全文共1067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