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8年7月9日

此時此刻 劉健威

衰過內地

我不是足球迷,但也有興趣看世界盃;在十六強競賽時,我抽空便到工作地方附近的酒吧看;可是進入八強,酒吧起碼收費二百元,要是我不願付出二百元,哪另外的選擇是回家花千多元看Now。我當然付得起千餘元,但我想到的不單是自己——要是付不起錢的家庭怎麼辦? 一個基本的問題是:世界盃是全人類的事,理論上,所有人都可看世界盃,這也屬於「基本人權」吧?但奇怪的是,許多地方,包括GDP比香港少得多的地方、庫房盈餘比香港少得多的地方——例如中國內地和澳門,所有人都可以免費從電視上看世界盃;但在香港,假如你是窮人子女,你是沒機會像好多「第三國家」的人那樣,可以安坐在家中看世界盃的。這不是一個很荒謬現象嗎? 這正點到香 ...

(節錄)全文共61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