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8年6月6日

訪談錄 張綺霞

讓學生困惑

放大圖片
鄧永成中學時熱愛地理,後到加拿大升讀大學,自然選此為主修,攻讀碩士時遇上啟蒙老師Shoukry Roweis,讓他更為反思資本主義對空間的影響。他笑言,自己當時如「盲毛」,多得老師的細心教導,「我作為殖民教育的產物,很少去思考相關問題,對於社會議題的接觸甚少。」 當時加拿大學者受法國1968年學生運動影響尤深,以馬克思理論分析當時的城市問題,這些都影響了他。他在加拿大取得城市規劃碩士學位之後,父親過身,他也回到香港找工作。 當時規劃署已經表示願意聘請,同時浸會學院也給他助理講師教席,他思前想後,覺得自己還是喜歡教學,毅然放棄眾人眼中較優勝、人工高前途好的政府工,並慢慢確立自己的研究。 後來他接 ...

(節錄)全文共58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