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8年5月10日

毋枉管 張總

守先待後的儒學

放大圖片
錢穆讀歷史的心得是:「中國儒學最大精神,正因其在衰亂之世而仍能守先待後,以開創下一時代,而顯其大用。」例子是唐代的開創,有賴魏晉南北朝,文中子蘇綽是例子。明代開國重臣宋濂、劉基亦是在元朝孕育成才,明清交接,只是明朝內部政治問題,民族並未衰老。明末人物,較之唐朝宋朝之亡,倍有生色,顧炎武、王船山等只是代表,清代之衰自道光年間鴉片戰爭、《南京條約》而始。 1842年至民國元年1912年,凡70年,期間只出了一個曾國藩,但曾氏平太平天國之亂後,畏讒避謗,急流勇退,已與朝政無關,其手下幕府賓客,亦極少為清廷所用,社會元氣大損。清朝最後一位官僚儒家是張之洞,提出「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但清朝已到「學絕道 ...

(節錄)全文共60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