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8年3月19日

毋枉管 張總

高士顏斶終身不辱

孟子在戰國專門游說齊宣王和梁惠王,但仁義之道,齊宣王梁惠王不是不知道,而實在做不到,「非不能也,是不為也。」齊宣王已經是最能禮賢,但不能真下士,所以孟子不願曲學阿世,只能特立獨行。 但後世人人知孟子,誰又記得同期的顏斶呢!顏斶是當世高士,只為吐真言而來,所以見齊宣王,單是誰向誰行前一步,都有爭議,理由是「斶前為慕勢,王前為趨士。」一步可代表慕羨勢力,也可以是尊重士人,要齊宣王選,齊宣王自然大怒,問究竟「王貴」還是「士貴」,顏斶自然答「士貴」,他舉例說,當年秦國攻齊,下了兩個命令,一是「有敢去柳下季即(柳下惠)墓五十步內斬柴者,死不赦。」另一是「有得齊宣王頭者,封萬戶侯,賜金千鎰。」 很明顯齊宣 ...

(節錄)全文共61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