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8年3月19日

博集先機 Barry Eichengreen

美元的憂鬱

如果說特朗普當美國總統的第一年有什麼特點的話,那就是充滿了驚奇。我時常「混跡其中」的圈子之一的一大驚奇是美元的弱勢。從2017年1月到2018年1月,美元廣義有效滙率下跌8%,讓很多專家大跌眼鏡。我把自己也包括在大跌眼鏡的行列(至於我算不算專家,由你決定)。 我預計,減稅和利率正常化將讓政策組合向寬財政、緊貨幣變化,而這一組合在列根─沃爾克時代曾推高美元滙率。鼓勵美國公司滙回海外利潤的稅制變化將釋放一波資本流入,進一步推高美元。讓進口品變得更加昂貴的新關稅將促使需求向本國產品傾斜,在接近充分就業的經濟狀態,這需要抵消效應以使需求重新偏向外國。當然,最合理的抵消效應便來自真實滙率升值,而這只能通 ...

(節錄)全文共162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