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8年3月12日

鄒崇銘

當填海被變成集體回憶

我的童年是在沙田度過的。時值1970年代末、1980年代初新市鎮急速發展的年代,填海當然也構成了童年回憶的重要片段。記得現時沙田中央公園一帶,已是沙田墟盡處的小碼頭,早期還能見到漁船停泊,漁民會在那裏擺賣漁獲,往外已是天水一色的吐露港;現時的吐露港卻要走到大學站才能看見。 香港到底有多少人和我一樣,擁有填海造地的童年回憶?首先,他們大概都是上一代的人,因為正如特區政府近期大力宣傳的,繼20年前的東涌和將軍澳之後,香港已再無大型的填海和新市鎮計劃,故可推斷年輕一代已不存在對填海的記憶。換句話說,填海造地亦與香港經濟起飛、上一代人集體向上流動的經驗息息相關。 「填海派」的懷舊論述 雖然正如潘慧嫻在 ...

(節錄)全文共233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