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8年2月5日

博集先機 Joseph E. Stiglitz

達沃斯後的抑鬱

放大圖片
我從1995年開始參加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年會,這是所謂的全球精英開會討論世界問題的會議,我從未像今年那樣感到沮喪。 世界正受到難以解決的問題困擾,不平等性急劇上升,特別是在發達經濟體。數碼革命儘管潛力巨大,但也給私隱、安全、就業和民主造成了巨大威脅,這些挑戰因為美國和中國資料巨頭,如Facebook和Google等公司的壟斷實力而進一步加劇;而氣候變化對全球經濟造成了生存威脅,這一點已是眾所周知。 然而,也許比這些問題更令人寒心的是我們的應對,在達沃斯,全世界的CEO發言動輒以強調價值觀的重要性開頭。他們宣稱,自己的行動不但要讓股東利潤最大化,還要為企業員工、所在社區和全世界創造更好未來, ...

(節錄)全文共174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