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8年1月25日

大街女子 林二汶

戲院

戲院曾經是我的救贖之地,有什麼想不通的、想學習的、有興趣的、想沉澱的,我也會衝進戲院。那時候的戲院,除了電影的聲音之外,沒有其他滋擾的嘈音。我可以在戲中盡情笑盡情哭,而所有觀眾的呼吸幾乎都同步。我討厭用「那時候」這幾個字,因為我不想成為覺得「從前比較好但現在沒有那麼好」那種絕望負能量王。只是,在這個例子中,我也只能夠屈服選用「那時候」這個字,因為從數年前開始,我每次進戲院,也會聽到四周的滋擾,是每一次。不知道是我走霉運還是什麼,我真的每一次走進戲院也聽到身旁的人在說話。我在想,是不是觀眾現在看不起電影了?覺得在家看Netflix或者上網看劇更好?因為在家可以隨便說話,可以隨便按播放或暫停,所以 ...

(節錄)全文共67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