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7年12月30日

私募廣角鏡 鄧文耀

生科研發形同互聯網初始發展

放大圖片
在十多年前,很多投資者對生物科技可謂又愛又恨,畢竟全球對新藥的需求日益殷切,然而,不少大藥廠的新藥研發卻是研發費用大,新藥突破卻是不成比例,同時,生物科技企業的發展,雖有一些公司能跑出,但很多時候都是雷聲大雨點小,很多產品未能通過臨床試驗就被斃掉。 時至今天,過去十年八載,科學家對分子生物學的認識有更大的突破,很多標靶藥便應運而生。很多生物科技研發出來的工具也讓一些新療法湧現。 突破性工具助拓功能 過去幾年,不少生物科技公司的產品陸續進入不同階段的臨床試驗階段,也在風險投資界拿到不少近20年來最多的資金。就像當年蘋果出了iPhone一樣,造就了流動互聯網生態圈的重要一環,其後大量的Apps為全 ...

(節錄)全文共98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