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7年12月1日

自由的國度 盧安迪

槍械管制應分散化

放大圖片
在我還未很長的生命裏,我對絕大部分政策議題的立場都是頗為穩定的,因為我的立場乃基於公理式(axiomatic)的倫理推斷,而功利效益的考慮則只用作參考。然而,在極少數議題上,我曾因發現原本的邏輯推理錯誤而須改變立場,其中一個例子就是槍械管制。 在私有土地上,我無論從前抑或現在都堅持業主應有權自訂規則。就如一間餐廳可以禁止穿短褲的人入內,同樣也有權禁止持槍的人入內。至於在公有土地上(例如街道),我從前認為政府無權禁止任何人持槍,否則便是侵犯該人(對其槍械)的私有產權。 碰巧地,我亦找到不少實證資料,顯示容許民眾持槍的好處。根據John R. Lott在新書The War on Guns: ...

(節錄)全文共249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