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7年11月24日

教育評論 程介明

文化共融的普世意義

放大圖片
上周論及中央民族大學的文化共融,不少朋友來信討論,發覺有不少方面,值得再探討一下。首先要道歉的是,中央民大的面積是380畝,並非文中的36畝。筆者腦子裏還是香港的面積框架,36畝在香港也不算太小了。這裏送上一張當時遍布黃葉的照片,聊作補償。 首先是中國的「民族」概念,不同於歐美國家的「種族」。中國也有不同的種族,例如藏、 蒙、朝、傣、景、滿、維等,從體格結構上就與漢族不一樣。但也有不少「民族」,與漢族同源,只是因為地理的局限與時間的移轉,演化成有別於主流漢族的風俗習慣,於是成為少數民族。如苗、侗、壯、回……大概都如此。 民族識別 素來不易 曾經聽過一個故事,說建國初期曾經有討論,廣東的蜑家(蛋 ...

(節錄)全文共223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