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7年11月4日

政局筆記 江麗芬

叫中國歷史課太沉重

究竟徐亞保只是一個海賊?抑是兇殘殺人犯?還是保村護民的勇夫?同一個人物,同一段歷史,可以有不同的理解與演繹,視乎觀點與角度,也在於是否願意為認識歷史而多走一步。 上周末,在黑盒劇場看了《香港海賊徐亞保》,述說徐亞保於香港成為殖民地初期,在赤柱殺了兩名英國海軍而被捕,其後時任香港第三任港督般含,替他聘請律師嘉斯克爾代為辯護。 徐亞保是在張保仔逝世後崛起的海盜,與另一海盜十五仔擁有共百計船隻與七八千名手下。若單看他在海上橫行以至殺害海軍,確實是罪犯一名;然而若再看深一層,劇中的徐亞保只為保護村內受辱的女性而殺人,他既是海盜也是要保村護民的好漢,同時對其出生地感情深厚,情願自我結束生命也不願被流放異 ...

(節錄)全文共1691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