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7年11月1日

藝文評論 鞠白玉

時間對人沒有任何悲憫可言

放大圖片
羅洋拍下女孩的面孔、身體、姿態,記錄下女孩與時間凝視的一瞬間。在這些圖片中人們能看到易碎的、易逝的東西,那種女孩才會持有的一種敏感性,執着、倔強、纖細、個性會隨着時間打磨和世界的同化而消失,終於有一天女孩們會成熟、世故,會寧願寂寂無聞,會被這世界馴服,她們會淹沒在人群裏毫不起眼,那時她們的痛楚會解決,她們的虛無會消散,生活對她們來說會是具體的流程,她們不會再做夢。 羅洋承認自己的作品主觀色彩強烈,這是作為創作者的權利,她獲取的和呈現的,都是她想像的那部分,是她發現的、挖掘的、佔有的,可能被拍攝者從沒有發現自己的那種特質,她們會在作品中發現,她們身上一直承載着這些,卻無聲無息。她們對未來毫無恐懼 ...

(節錄)全文共112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