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7年10月9日

生命倫理線 區結成醫生

保障脆弱人群成障礙?

這問題經常討論但不易簡單定論。以孕婦為例,如果因為怕試驗對胎兒造成危害風險,一律不讓她們加入研究做受試者,長遠而言相關的醫學和治療便停滯不前,個別孕婦受保障的代價是未來許多孕婦不能得益? 合理的研究指引都不會禁止以孕婦為人體試驗對象,但對試驗中的干預(例如藥物、侵入性的診斷方法)的安全性會有更嚴的要求,知情同意的過程必須披露對孕婦和胎兒的所有已知風險,而且風險與對他們的裨益必須相稱。 認知障礙患者又如何?「老年癡呆症」是迫在眉睫的整體人口健康挑戰,研究開發醫學和護理新產品很有迫切需要,但除了非常早期的患者,知情同意程序並不適用。 台灣於2011年公布《人體研究法》,教育部為此編印官方指引《人體 ...

(節錄)全文共75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