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7年8月28日

千膚所指 侯鈞翔醫生

醫生不見了

電話像催魂鈴一樣響了,我趕到病房,嚇了一跳。 裏面人山人海,家屬及病人叫囂不絕。有幾個家屬敵意地望着我,好像有人啐了我一口:「大醫生終於到了。」我看着堆積如山等候處理的病人牌板,把當值護士長阿花拉過來:「為什麼叫我過來?我今晚是負責男房的!」阿花指指在遠處的實習生小張,我瞄到他忙得快哭了。阿花充滿歉意地說:「我們找了梁志榮醫生4個小時了!」梁志榮是我同班同學,這晚他負責女房收症,但晚飯後就一直未聽電話。我着人把病人簡單分流,把男房實習叫了過來,也撥了電話給另一當值。 這夜特別漫長。其他當值的都各有職守,最後還是我獨力男女病房來回穿梭。稍為安頓時,我端起久違的晚餐星洲炒米,這個時候病房助理銀姐早 ...

(節錄)全文共757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