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7年7月22日

計論短長 馮培漳

左都御史 實恭維也

上星期,出席財務匯報局之十周年慶典。到接近尾聲時,見到一群熟口熟面的公會領導和多年朋友,遂趨前打招呼。 有老友介紹,說筆者當年曾把替公會主持Practice Review者稱呼為「左都御史」,喻其地位超然,聞者心驚!不識史者自然唔知你講乜!遂嘻哈一番後,多飲兩杯紅酒,且效「了了有何不了」便是。其實此說並無惡意,如何之處,下文將有說明。 考到進士可望出任此官 近日有輿論說要把中史科規定為必修科,當然正反兩方均有意見。不問青紅皂白即冠之以「洗腦」者已屬必然。然而學子是白紙一張,A老師灌輸紅者可以染紅,B老師灌輸白者可以染白,總要接受老師的授業後方能對有關問題有所棄,有所持。如為了避開此棄持而僵硬地 ...

(節錄)全文共130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