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7年7月21日

一名經人 羅家聰

油價樓價定息口 美國壓力冠全球

放大圖片
隨着美國近月公布的通脹數據回落,市場炒聯儲局加息步伐放慢,耶倫亦如是說。不過,非美體系的政策卻於現在才由鬆轉緊,彷彿通脹由美國全數對外出口。歸根究柢,美國整體通脹放緩,很大程度是因為油價由谷底抽升的基數效應已接近殆盡;但照理這不但影響美國,其餘先進體系的通脹理應見類似放慢。現先檢視這一部分。 首先,油價升幅與美國通脹的關係並非由來不變。以聯儲局參考的PCE通脹計,大概1995年起至今油價變幅每上或落25%,PCE通脹對應行1%,但在此前並不如是【圖1】。既知這點,下一問題是自1995年起,其他地方的通脹關係又是否跟油價? 先看非美三大幣體。觀圖所見,三地中僅歐羅區通脹較明顯地跟隨油價變幅上落 ...

(節錄)全文共125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