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7年7月14日

許劍昭

回應柯衍健:曖昧的「民間自治」、曖昧的知識分子

新力量網絡(新力量)研究員柯衍健認為「20年來中央、港府與市民未能共同進退,反映『一國兩制』未能帶來有效管治。」提議在文化、新技術、糧水三方面,讓「關心社會的團體……主動介入公共事務的民間參與……以民間自治來回應不同的政策問題和挑戰。」(〈香港未來需要民間自治〉(刊2017年6月27日《信報》) 對港獨態度曖昧 乍看「民間自治」,以為是類似1789年法國革命後的巴黎公社;細看是倡議自耕自食、露天市集(見新力量網頁插圖)、自學自創的生活方式……但文章末部突然說︰「學民思潮是高度組織化的學生團體……懂得設立清晰的目標、清楚的部門分工、有效的決策機制。」 拐一個彎、改一個名,用民間自治向公眾推銷倡議 ...

(節錄)全文共234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