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7年7月10日

藝文評論 佛琳

一生苦悶的戲劇家

放大圖片
曹禺於1934年以23歲之齡發表的《雷雨》,開創了中國現代戲劇的新一頁。2年後他發表的《日出》,寫盡了大上海十里洋場的紙醉金迷。這些劇目在現時的中國劇壇,差不多成為學術界研討及評論的指定文本,舞台上的演出卻不多見了。這樣優秀的劇本,在今時今日的香港上演,將會有何獨特意義? 袁立勳導演及擔任「演出文本」,帶領一批影視演員在新光戲院演出《雷雨對日出》,看來並非朝着商業劇場的目標出發,而是有意在香港向偉大的中國戲劇家致敬,並且展示藝術那恒久長存的影響力。袁立勳不自稱編劇而是「演出文本」,就因為全劇大約七成篇幅都是2個經典劇目的原著選段,開首及結尾2段有關曹禺的生平事蹟,才是由導演撰寫。不過,有關的生 ...

(節錄)全文共109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