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7年6月20日

酒食浪遊 劉群章

有膽量的釀酒師

放大圖片
因為那個黑皮諾試酒會,我跟澳洲釀酒師Mark Whisson和他的太太兼助手Andrie相處了兩天,猶如上了幾堂葡萄酒課。由種植葡萄、打理葡萄園、釀酒到葡萄酒批發,馬克都有他的一套,毫不吝嗇與人分享。「你想種好葡萄,你想收成可以是葡萄品種配合風土條件的最佳典範,就必須有勇氣,有膽在葡萄園什麼也不做。」這就是說,讓大自然做它的功夫,智慧有限的我們要參與其中,只會礙事。馬克又說,種植葡萄並非一種科學。有人根據Brix度數,即是葡萄裏的糖分高低,決定收成時間,他不以為然。「味道,我們靠味道做指引。我們從來沒有量過Brix。」 不靠科學 他釀黑皮諾快三十年了,由始至終,不靠科學。也只有那麼一個葡萄園, ...

(節錄)全文共156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