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7年6月16日

一名經人 羅家聰

日低通脹另有因 量寬失靈將轉緊

放大圖片
繼美國聯儲局和歐洲央行後,日本央行也透露考慮退市,雖無詳情,當局亦指言之尚早,但不外乎是叫停現仍進行的兩個寬鬆政策的其中之一,即一是不再負息,二是停止量寬,但又以後者呼聲較高,畢竟負息對央行無甚成本,而量寬卻每月要找債買;印鈔尚且容易,但對買了這麼多年債的日本央行要在市場持續地買,顯然困難。買起整個債市又如何?將債市國有化了,市場無甚參與的話,債息高低已無市場意義,遑論傳導政策效應。 若要減慢甚至停止買債,對市場有何影響?之前看過,聯儲局縮表或有整體影響,但不很大,或僅推升債息一厘上下(相當於幾次加息),歐洲央行停買債則無甚影響。日本呢?該國為量寬始祖,2001年已首次大規模進行,然而對照其資 ...

(節錄)全文共167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