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7年6月6日

王岸然

學生不願承傳 六四再無意義

放大圖片
時到今日,維園的六四晚會還可以勉強滿座,不知是可喜還是可悲。喜的是「毋忘六四」似乎成為港人的光榮傳統,最少,去的人也自詡如是;但正如馮檢基形容,六四晚會是港人的宗教信仰,似拜山一樣叫兒子承傳下去。去不去本是小問題,要依賴宗教化的只要信不要問,怎會不是問題?簡直教想認真反思「六四」這一段歷史的人情何以堪? 在20周年以前,六四晚會的入場人數長年停留在數萬人之間,沒有人視之為危機,也是筆者年年去的年代。20周年暴升為以十萬為基數後,人數反而成為負擔,特別在這幾年,皆因年輕一代開始質疑六四晚會的形式及意義,更大的問題是,嚴重質疑六四周年背後的愛國主義。支聯會一眾老人家和所謂學界前輩、社運老鬼的反應是 ...

(節錄)全文共197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