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7年6月2日

李梓敬

豈容同性戀權益者打茅波

日前,高等法院裁定公務員在外國註冊結婚的同性伴侶可享有本港公務員的配偶福利,再次引起了軒然大波。 自裁決作出以來,已有多名法律專家評議該案,律政司亦已就高院的裁決提請上訴。筆者無意糾纏於複雜的法律爭辯,我想指出的是,為何一宗社會爭議極大,牽涉到社會核心價值、家庭倫理及公帑分配的事件,竟要由不受公眾監察和影響的司法機關作出決定?甚至可能作出終審性的裁決?筆者希望大家明白到,這並非尊重不尊重司法機關的問題,而是這種事情是否應交由司法機關作出裁決的根本性問題。 認同變性婚姻也好,同性婚姻也好,也會對現時的家庭倫理價值及性別認同構成一種衝擊,法院所作出的裁決,不止是一種法例的詮釋,本質上和實際上也是一 ...

(節錄)全文共721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