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7年5月24日

客座隨筆 毛羨寧

醫院遇守護天使(中)

把病人轉介到更繁忙的政府醫院,故事情節大多數不愉快。我是佔少數的幸運兒,星期六早上7時入院,直接進骨科病房,剛好有一個靠窗的床位。 為了預備做手術,護士說我不能飲食。她檢查我左手筋膜炎的患處,說要等到醫生9時上班,然後安排驗血。「有沒有驗水痘?」我一臉茫然,筋膜炎跟水痘有什麼關係?於是回答:「沒有水痘。」原來她指用作靜脈注射的針管口「鹽水豆」,連着一條小膠喉,方便抽血、注射抗生素,把它種在右手手背的血管,這下子我雙手也無法用力了。 一個多小時的教學巡房,主診醫生、兩三位實習醫生、物理治療師、護士逐一聽取院友病歷。我整夜沒睡沒吃,直接問是不是患上Tenosynovitis,上一次發病服用了Vol ...

(節錄)全文共67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