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7年4月21日

忽然文化 占飛

無用何以致用?

放大圖片
78年前,也就是1939年,美國教育家阿伯拉罕費斯納(Abraham Flexner)發表論文,題為《無用知識的有用性》(The Usefulness of Useless Knowledge),他在此篇論文中指出,強大知識及技術突破,通常源於當初看似「無用」、與現實生活並無太大關係的研究。 費斯納有此說法,「無用」研究對世界至關重要,即使沒有立即取得回報,最終卻帶來「有用」的好奇心,此為現代思維一大特點,他宣稱:「其實好奇心並非新鮮事物,卻可遠溯至伽利略、培根乃至牛頓時代,且絕不應受到阻礙。」 萬維網與矽谷 費斯納於1929年說過,美國班伯格家族(Bambergers)將部分捐款撥給普林斯頓 ...

(節錄)全文共155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