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7年1月19日

毋枉管 張總

社會風氣變幻

《國史大綱》談到明末遺民,大為讚譽。但遺民亦分兩種,一種是「刻苦篤實」,另一種則是接着明末社會風氣。這些風氣是什麼?書中只寥寥數句:「社會風氣之墮落,學者之空虛欺詐,名士之放誕風流。」書中只提及孫夏峰、黃梨洲、顏習齋、王船山、顧亭林等學術界中人,王船山、黃梨洲、顧亭林更被譽為清初三先生,這批人都是沒有降清,才稱為明朝遺民。 實則遺留下來更多是明末的東林黨人、復社中人,如復社四公子、江左三大家。更負盛名如南京秦淮河的八艷,還有清初反清志士,這一批人在二十世紀的歷史書中,算是隱了形,不被重視,只能在野史中流傳,只有陳寅恪晚年寫了《柳如是別傳》,算是別出蹊徑。 八艷中總以陳圓圓為「紅顏禍水」而聲名大 ...

(節錄)全文共58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