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6年12月31日

客座隨筆 翟宗浩

纏綿港毒男

嚴格來說跟七仔攀不上朋友,也許他年輕健談,長期委身街角的7-11值班,朝夕幫襯故顯得稔熟,務求招呼便利,因以為號。 小子第一次勾引注意,要數2014年秋萬聖節前後,突然改變形象,紗布繃頭,神色萎靡,閒聊中傾吐與girlfriend分手,這可稀奇了,莫非女方孔武有力, 將店小二苦打成招?細問下始明瞭,傷勢其實源出佔中示威,亡命失戀客怒火一團,夜裏扛雨傘扒磚頭, 他媽的……砸! 然則仳離導火線實質七仔沒能耐, 買不起套房結不成婚,假借倩女香閨屈就,偷雞婚前性行為,情濃深處遭未來岳母逮個正着,審批時未知應對安撫,讓熟煮的鴨子振翅飛掉。沉痛教誨倒烙下威武印記,從此被公推「港.獨.男」,然則當事人卻吶喊 ...

(節錄)全文共63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