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6年11月30日

宏觀遠瞻 Mark Burgess

特朗普上場 長期低增長勢變

特朗普在美國大選中勝出,並將於2017年1月20日上任,故我們的觀點迅速轉變,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及其政府或會對政治及經濟造成較廣泛的影響。 美國選民既抗拒建制亦拒絕全球化(這從英國脫歐公投亦能見到),明顯加劇了地緣政治風險。隨着歐洲各國的選舉臨近,包括年底的意大利公投和奧地利總統大選,以及明年的法國及德國的重要選舉,預料這種緊張局勢將持續一段時間。 若對全球化的抗拒態度繼續在歐洲蔓延,勢將產生深遠影響,特別是對區內本來已經相當脆弱的銀行體系而言。若民粹主義黨派尋求讓重要成員國脫離歐羅單一貨幣體系,導致歐羅區局勢進一步不穩,則金融體系將會面臨龐大壓力,而全球市場亦會受到重大影響。 我們曾指出,隨着 ...

(節錄)全文共12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