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6年11月21日

麗都美識 陳頌紅

那話兒來的神主牌

伴侶的爸爸還在世時,有一次, 陪他回鄉下參加喜宴。已經忘了是他們家什麼親戚結婚,但卻忘不了人生中第一次在祠堂裏面喝喜酒。還以為,女子是不能進入祠堂的,但當日所見,很多女子,包括我,都可以跟同村的男子一起坐在那裏大吃大喝。向遠處看,可以看到他們供奉祖先神主牌的地方,那些暗紅色的神主牌,少說也有數十個。我猜,也許那裏才不允許女子進入吧? 以前,從不知道神主牌的形狀有什麼特別意思,以為長方形只是方便刻上祖先名字籍貫和生卒年份,上面兩角稍圓,是跟「天圓地方」有點關係。但最近看了王威的《上一堂有趣的中國性愛課:從上古到隋唐》,才得知神主牌形狀,原來是仿照「且」字而製,「且」,就是男性生殖器官的象形文字。 ...

(節錄)全文共67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