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6年11月17日

平行時空 沈旭暉

選舉過後:極端反精英主義的濫觴(下)

放大圖片
物極必反,「反精英主義」的抬頭,自然是對精英主義的反制。 其實,美國自建國伊始,就有反精英、民粹主義的傳統,美國憲法和選舉制度本身,就是精英主義vs反精英主義互相制衡、妥協的結果。但這一思潮到了極端,又會怎樣?結果恐怕與極端精英主義一樣,同樣令人悲觀。 對精英傾向「一棒打死」 首先,「治理」本身始終是一個專業性極強的領域,無論政治體制改革、經濟發展還是社會建設,每一項政策從制定、實踐到評估,都需要大量專業人士(亦即傳統精英)的貢獻。特朗普背後的民粹思潮,對精英傾向「一棒打死」,無疑對精英參與決策造成嚴重的負面影響。 無論法國大革命、還是文化大革命,極端的反精英思潮,均會造成大量過猶不及的社會悲 ...

(節錄)全文共1311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