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6年9月30日

一名經人 羅家聰

日銀終極假舉動 政策反覆顯技窮

放大圖片
在安倍「終極三箭」後,日本央行上周終於「又再終極」一擊,推出政策「新框架(new framework)」。巧立名目素來是央行慣伎,但到底央行所管的還只是貨幣政策,而貨幣市場的兩個變量不出幣量與幣價(即利率),即宏觀經濟裏的M 與i(或r)。 在卅年或再之前,央行普遍調控幣量,多以M1、M2等為目標;此後到十年八載前,多數央行轉以利率為目標;到海嘯後利率普遍近零,央行回到以幣量操作──量寬;近年量寬也失效,又再打利率主意──負利率。日本央行年初試過負利率後劣評如潮,於是「又再終極」地重返幣量手段──無限量增加貨幣基礎(MB)以達致通脹目標。 在未看數據前,單單觀乎這於幣量、幣價間反來覆去的政策, ...

(節錄)全文共186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