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6年9月24日

財經DNA 羅耕

長息肯升實屬好事

放大圖片
無論聯儲局實際上加息與否,不斷的吹風加息早已將國債息推升。不過,正常而言,愈近加息,孳息曲線趨升但亦趨平坦,短的升得急過長的,但近期卻是長的急升。 另一怪象,是美國加息而歐日量寬,本應只見美債息升而外圍跌,但實情不然。現實是各地長息都在回升,似是負息盡頭,物極而反,美國加息僅提供藉口而已。 然則雖同是長息,美息理論上應升得快過外圍, 例如歐息。這對股市有何啟示呢?觀【圖】所見,金融海嘯前並無啟示,但之後卻見美歐息差與美歐股指比同向。 究其原因,是資金太過泛濫,息差具相對優勢, 亦具汲水力,因而股市相對較強。 [email protected] ...

(節錄)全文共274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