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6年9月14日

食家講場 梁家權

都是月餅惹來的煩惱

放大圖片
「月到中秋分外煩!」每年這個時候,身邊總有人一而再講些慌死嚇不死人的刺耳說話,只差在未把月餅說成恐怖分子而已。一年好不容易才到中秋,吃月餅應應節天經地義,何況一年只得一次咋! 「油角煎堆一年一次,端午食糭一年一次,中秋月餅一年一次,大閘蟹一年一次……咁加加埋埋一年好多次喎!」有人叫我數算一下。 有時有理說不清,都怪歲數一年比一年大,加上往績有痛腳被抓,駁嘴也不能理直氣壯。事關年輕不識死的日子,曾經連續數天每天吃一整個雙黃蓮蓉月,結果辛苦到要躺着審稿,然後幾乎需人摻扶去睇醫生——這醜事當年在《新晚報》工作的人應該歷歷在目,而且至今仍笑到我面黃。 前半生只吃有蛋黃的月餅,當然容易被針對,如今其實已 ...

(節錄)全文共807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