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6年6月6日

練乙錚

天下三分 六四悼念不再疲憊

放大圖片
從89.64到64廿四,在香港的悼念活動,儘管人數起落曾經很大,主辦方式卻非常穩定。自前年佔運之前那次開始,情況有變,年輕人不少對支聯會的動員口號不認同,主要歸結到兩點上面。其一是,「要求平反」包含了一個他們無法接受的隱義:中共是屠殺犯,卻竟然成為了道德申訴的對象和終極的裁決權威;其二是「建設民主中國」,與他們倡議的香港社運新路線牴觸:中國民主遙不可及,香港卻後欄起火燒到眼眉,抗爭心力應該傾注在本土反共抗赤的防守性工作上,行有餘力了,則河水干犯井水、出擊干預中國政事也不遲。 偏激偏頗 歪打正着 這兩點的邏輯其實很都清楚,大家無論派別,深挖下去必有可觀,但可惜其後的爭議略嫌失焦,有些本土/獨派的 ...

(節錄)全文共484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