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6年6月4日

蘭開夏道 王迪詩

見工

這輩子見過無數次工。有段時間簡直見工見上癮,讓陌生人單憑一頁履歷去判斷我的感覺很好玩,偶爾來一些缺乏深度的交談能讓人精神放鬆。有時我對那份工作根本不感興趣也會去面試,就像去電視台玩問答遊戲那樣過癮。 同性歧視 當然,正常人既然花時間去面試,必然希望能夠獲聘,但我不是正常人。見工途中有許多風景,比那份工本身有趣得多。比如說,你可以在見工的過程中體會到同性歧視,女人怎樣「藐」女人。如果評委是女人,那麼來應徵的女孩一定不能靚過她,但也不能醜得太過分;穿衣不能展露超凡的品味,但也不能徹底bad taste,因為質素太差會影衰上司,所以姿色平庸的女生遇着女評審就行運了(遇着男評審就祝你好運)。 女人總是 ...

(節錄)全文共133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