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6年1月2日

情思香港 洪清田

香港歷史與現實意義十六進路

五六十年前世界在香港的落馬洲遠眺中國。現在中國一方面走出來,一方面固守5000年的自成世界;世界一方面走進中國,一方面卻迷失於中國5000年的自成世界。世界與中國、中國與世界進入一個差異加大、互不了解而接觸百倍量增的險境。 東亞局勢、中日、中美、中歐和中俄關係,沒有實效溝通、交集和融會,各方由個人到群族像十八十九世紀的歐洲,在現實得失與歷史恩怨想像之間卯足全力單方單邊利益最大化思慮、決策和部署,既為一時一項得失,也為設定「弈運戲」(game-play)規格和秩序,在實力位置上爭奪話語權;風險與回報大增,但飄忽不定、你我輸贏一線無隔。 人類第一次十多億人以獨特的意氣作風踏正步操上世界,世界和中國 ...

(節錄)全文共192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