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5年12月15日

天圓地方 梁守肫

鸕鶿的頸圈

桂林一帶的漁夫, 訓練一種名為鸕鶿的鳥類為他們捕魚。這些鸕鶿嘴巴很大,站在漁人的小艇上,見水裏游魚,便迅速地啄下咬着游魚,很是有效。牠們這樣啄魚,當然是為了自己的食欲,是自然現象。然而,漁人卻利用牠的本領,掠取牠們的獵物作為漁獲。這當然不是說鸕鶿甘作漁夫的助手,辛苦地啄捕游魚,並自願地交給漁夫。這種捕魚安排主要是漁夫們施計進行的。 漁夫用繩限制鸕鶿的活動範圍,僅足以啄捕游魚,卻用一個頸索套着鸕鶿的頸項,控制着鸕鶿不讓牠吞食游魚。這頸圈便是漁夫的金鐘罩、奪命索,使鸕鶿只可啄到游魚,絕不可以吞食,須把一切漁獲「上繳」,由漁夫從牠的口中沒收。可憐的鸕鶿不斷努力「工作」,卻無從享用自己的勞動成果。這可 ...

(節錄)全文共132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