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5年11月20日

國際隨緣家書 沈旭暉

巴黎女教授口中的計時炸彈

放大圖片
巴黎是筆者很喜歡的城市,身在其中,穿越古今,彷彿什麼都變得有品味。但偏偏是這樣的城市,近年接二連三發生恐襲,且按這趨勢恐怕還陸續有來,為巴黎加添了一抹宿命色彩。拋開文學語言,就不得不理性地問:「這股宿命從何而來?單是因為新移民、穆斯林、文明衝突、法國政策,還是有我們不能理解的什麼?」 月前,筆者在巴黎與一位年齡相若的女教授敍舊。她精通中文,是法國新生代的中國通,習慣不同文化衝擊,卻不斷說對巴黎前景感絕望,強調大家看到那精緻優雅的巴黎,並非巴黎全部。她稱圍繞巴黎的近郊地區,已成為法國「三不管」地帶,巴黎政府管不到,其他地方政府無強大執行力,國家又不知從何介入,令當地人自成一國,成為法國最大隱憂。 ...

(節錄)全文共101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