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5年11月7日

蘭開夏道 王迪詩

如果人生沒有追求

我曾在這個專欄寫過〈重操故業〉一文,提到「我這輩子最窮的時候,是我辭掉工作轉做全職作家大約一年之後。那一年裏,我的收入只有寫專欄的稿費和我第一本書《蘭開夏道》的作者版稅,全部加起來每月僅數千元,而且我還把這本書全部作者版稅捐給無國界醫生。那時一直在花以前打工的積蓄,直到大約十個月後,我發現下個月不夠錢交租。」於是我兼職教琴來賺取生活費。 去教夜校 其實當時除了教琴,我還教了夜校。有朋友問:「吓,現在還有夜校?」很多人以為「夜校」只存在於《玻璃之城》那個年代,舒淇讀HKU時為了儲錢打IDD給黎明而去教夜校。 但其實香港今天的夜校比想像中多,它們就像細小而陳舊的雲吞麵檔那樣瑟縮於最不顯眼的角落,被 ...

(節錄)全文共1310字